365bet|前蓝军教练自杀引发的思考:现场看球能助人走出抑郁吗?_
你好!www.yqxbnzx.com】欢迎您! 热门推荐: 广东体育频道在线直播 jrs直播(无插件) cctv5在线直播
英超新闻 英超直播 足球热搜 球迷乐园 英超视频 2018世界杯 英超球队 直播频道 足球热点

365bet|前蓝军教练自杀引发的思考:现场看球能助人走出抑郁吗?

来源: 英超视频 编辑:

花钱买票、进场看球,在当今商业化的足球氛围中,大部分球迷都会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一件事。不过,在本文提到的这个故事中,一家英格兰业余联赛球队却反其道而行之,将球迷们的福利的福利放在了首位。

为纪念俱乐部传奇,汉顿俱乐部向抑郁症、孤独症或者有类似倾向的人们提供免费的球票


汉顿俱乐部是英格兰第七级别联赛依斯米安超级联赛中的一家半职业俱乐部,坐落在伦敦的布伦特大区,距离著名的温布利球场只有10分钟左右的车程。虽然上个赛季的平均上座人数只有245人,门票收入极为有限,但是他们毅然决定为罹患抑郁症、孤独症或者有类似倾向的人们提供免费的球票,任何有兴趣并符合条件的人都可以通过俱乐部主席西蒙-劳伦斯的个人电子邮件与之联系。


“如果有人敢站出来说,‘我很孤独’,或者‘我很抑郁’,那么他们的孤独和沮丧很可能就是真的,”西蒙-劳伦斯说,“对人们说你的生活并不完美,这是一种非常勇敢的承认,而做一些好事并不会让我们付出任何代价。”


看到这里,有人也许会想,为什么非得是抑郁或者孤独症患者才能免费得到门票呢?这背后其实隐藏的是一个让人感到非常遗憾的悲剧——去年11月,这家俱乐部最伟大、最受欢迎的球员之一德莫特-德鲁米突然离世了;而根据4月份验尸官的报告,德鲁米是自己终结了自己的生命。在验尸官公布验尸报告的那一天,劳伦斯和俱乐部的一名志愿者进行了一次谈话,而提供免费球票的想法也由此而生。


(德鲁米在阿森纳青年队时的照片,图中为德鲁米)

出身阿森纳青训,在切尔西执教青年队获得认可


球员时代,司职中场的德鲁米曾经是阿森纳青年队和预备队的一员,不过他从未在阿森纳一线队出场过。后来,德鲁米在丙级联赛球队布莱克浦出场了五次后便辗转于汉顿等低级别球队。德鲁米是汉顿俱乐部的传奇人物,1988年,他的决赛进球曾帮助球队夺取了米德尔塞克斯成年慈善杯的冠军。


显然,相对于球员时代的成就,德鲁米的教练生涯更让人称道,35岁时,他就成为了阿森纳的青训教练,并一手培养了威尔希尔、吉布斯等球星。之后他又成为了切尔西青年队的主帅,并率领球队赢得了2010年青年足总杯的冠军,这也是球队49年来第一次摘得此荣誉。2011年,德鲁米出任预备队主帅后依然风光——2013年他的球队在青年欧冠的比赛中夺得了亚军;2013-14赛季,他率领球队夺得了U21英超联赛的冠军。


(德鲁米在切尔西时期的照片)


我们可以这样这样说,正是在教练的职位上,德鲁米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自己的足球抱负,而在青年队的成功也让他走向了人生的一个巅峰。当其他俱乐部主帅职位的邀约纷纷而来时,德鲁米的心中也一定泛起了阵阵的涟漪。55岁时,德鲁米决定走出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步:他接受了英乙球队克劳利队的提议,成为了球队的主教练。谁又能料想到,在命运女神微笑的背后竟然隐藏着一场危机。

五十多岁的新手主教练,没能执教完一个完整的赛季


让我们先来看一组数字吧——2015年,欧足联检查了整个欧洲大陆的60个联赛,他们发现其中44个联赛中超过半数的俱乐部在赛季中的某个阶段更换了自己主教练。而在英国,有60%到70%的新人主教练在执教过一支球队后再也没有找到过其他的主帅工作。一句话,尤其对于在英国执教的主教练中的新手来说,这是一个短暂而残酷的职业。你可能只有那么一次的机会。


(德鲁米在克劳利队时期)


在德鲁米与克劳利队签下两年合同之前的2014-15赛季,这家俱乐部刚刚从英甲联赛中降级;而德鲁米签约时的4月份,球队正处于一波让人惊叹的六连败当中。虽然德鲁米满怀信心地宣称“希望我能组建一支能踢出有吸引力的足球的球队,让我们的球迷兴奋起来,让包括球迷、球员和职业在内的整个俱乐部团结在一起”,但迎接他的没有其他,只有执教开局两连败。2015-16赛季结束时,克劳利队在24支队伍中排名第20,净负球接近垫底的两支降级队。两年四度更换教练,一路下滑的趋势,每年大幅度的人员更迭,相对于他知根知底的切尔西青年队来说,德鲁米接手的可不是什么容易搞定的好工作。


2016-17赛季伊始,德鲁米的工作做得非常不错,他的球队在联赛第11轮时排名第5位,而球迷们也十分欣赏球队的足球风格。但剧本在接下来就没有那么令人满意了,在一连串的失利后他的球队开始在积分榜下半区苦苦挣扎。协议离职前的最后六场比赛,德鲁米带队的成绩是2平4负,这触怒了雄心勃勃的土耳其老板齐亚-埃伦,最终,在最后一场比赛前离开球队的德鲁米没有迎来自己执教的一个完整赛季。

“情感过山车”,付出越多失望越大


无论如何,对于第一次站在成年队教练席的德鲁米来说,这短短的十三个月太过于刻骨铭心了。据他的医生透露,在失去足球主帅的工作之后,因为情绪低落他去寻求了相关的心理咨询。我在想,从失去工作的五月份到他死去的11月份,主教练位置上的一幕幕到底在他脑海中盘旋了多少遍?虽然并不相似,但这让我想起了在欧冠决赛中悲情泪目的利物浦门将卡里乌斯,据报道,一直到第二天的下午卡里乌斯都没有“真正地睡着”,“那失球的场景一遍遍地在他的脑海中盘旋”。


无论是在球场上,还是在看台上,竞技体育中总有那种让硬汉哭、让风云变的时刻。人们就像试图出洞的田鼠一样,不知道哪一天让人抑郁或失望的大花猫就会猛然间出现,让前一秒还信心满满的我们彻底地情绪垮掉。也许只有用全身心付出过的人,才有可能经受不起这种“情感过山车”般的大起大落。曾经和德鲁米在切尔西共事过的约翰-特里一直也都是铁汉的代表,但在英冠升级附加赛失败之后,辛苦拼杀了一个赛季的老将特里居然也伏在在格拉利什的肩膀上哭泣不已,在几天之后就宣布离开了阿斯顿维拉俱乐部。


有人统计,在过去的十年间,“情绪过山车”这个词汇在英国的足球报纸上出现了不下400次。对于在赛场上苦苦期盼的球迷们来说,对于整个赛季拼力搏杀却可能因为一个“抱摔动作”无法参加世界杯的球员来说,每个足球赛季的每一场比赛他们都有可能坐上让人情绪大起大落的“过山车”。

他是“最善良、最谦卑、最真诚的人”,在走向绝路的时候还在乞求人们的原谅


对于老好人德鲁米来说,他的问题或许也是付出的太多太多了。2016年接受采访时,他表示自己会在每天凌晨四点时驱车来到俱乐部,准备一天的教练工作。而试图将自己在切尔西的执教理念灌输到球队的他一直也在强调自己“需要时间”,对青年人的成长要需要耐心。事实上,在这个赛季德鲁米已经从切尔西租借过来了两名年球球员(米切尔-比尼、阿历克斯-戴维),他还计划再租借4名年轻球员,可是……


德鲁米对俱乐部的付出还可以通过人们对他的评价体现出来。克劳利俱乐部总经理布鲁斯-塔尔伯特直言德鲁米是“我在足坛遇到过的最善良、最谦卑、最真诚的人之一,从明星球员到清洁工,他能够为每个人抽出时间。”所有人的看法也基本上都是一致的,这位带有伦敦腔的主帅被认为是性格随和、活泼、非常有幽默感的人,所有人听到噩耗的反应都是惊愕。


“他是一位全方位的好人,拥有非常活泼的性格,”汉顿俱乐部主席劳伦斯说,“他非常受人爱戴,非常受人尊敬。真的,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这样一个人会走到如此悲惨的地步。我去参加了他的葬礼,这是我所见过的最拥挤的葬礼,我想每个人都完全沉浸在悲伤的氛围当中。”


因为英超新推行的精英球员绩效计划,这样一个让所有人都感到舒服的老好人知识结构显得过于老化了。在多番申请教练工作未果(甚至没有得到过回应)的情况下,他不得不在五十六的年纪重新参加教练课程,一直到他死之前都是如此。一个赛季的波折,再加上迟迟不能回到工作中,我们无法想象德鲁米所承受的痛苦。


(为了纪念德鲁米,切尔西训练场降了半旗)


但即使是这样,在决定离开人世前,德鲁米甚至都还在为他人着想,在他给家人留下的便条上赫然写着——“请你们原谅我”。

人生没有如果,死之前在切尔西训练场盘桓了三天


竞技体育是残酷的,如果有足够的机会一步步地改造克劳利队,我们不知道一直都是乐天派的德鲁米还会不会轻生。事实上,他执教的那个赛季拿到了50分(不算没有执教的最后一场比赛),这已经比上个赛季克劳利队最终的结果多了3分,而他们队的净胜球也比上个赛季提高了15个。德鲁米在青年人才储备丰富的切尔西有着良好的人脉,他在年轻人培养方面的优势在越长的时间段里就越明显……可是,对于56岁的德鲁米来说,人生已经没有如果……


临床心理学上,有一种“微笑抑郁症”。越是表面开朗的人,越有可能是抑郁症患者。在巨大的逆境面前,他们表面上仍会微笑,但其实内心已在滴血。在做出死亡的决定之前,德鲁米在切尔西的训练场边盘桓了三天,他无法离开自己深爱的足球运动。或许,在他喜爱的足球面前,他的抑郁情绪得到了一定的舒缓,或许他再次陷入了自责的漩涡当中,或许足球本就应该是让人快乐的运动,这才应该是这项运动的本质。我想这也正是为什么汉顿俱乐部会决定在未来为那些“患有抑郁症、孤独或有类似症状的人”提供免费门票的原因之一。

汉顿俱乐部的做法是向传奇致敬的最好方式,看球的“小事”也许能挽救人的生命


为了纪念这位俱乐部传奇人物,汉顿俱乐部推行了这项不寻常的提供免费球票举动。当然,具体效果如何我们还有疑问。人们对免费球票的需求可能是巨大的,但也可能是不存在的。毕竟,我们很难想象抑郁症、孤独症患者或有抑郁倾向的人会主动前来喧闹的球场调节心情。


(汉顿俱乐部球员在比赛中)


而且,正如我们上文所述,汉顿俱乐部自身的情况还没有好到可以忽略少数门票收入的地步,他们的平均上座人数只有245人,而俱乐部与球员签约的方式也大部分都是自由转会。在谈到经济问题时,主席劳伦斯提到:“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获得免费票的人不会再去买一张票了,但即使我们会有11英镑的损失,我想我们也可以接受。”


最近两年汉顿俱乐部才刚刚搬到了银禧公园球场(与埃奇韦尔镇队共用),对于一家地区球会来说,他们的社区球迷基础显然还不稳固。也许在这个层面上,他们给球迷提供福利的做法无疑将能在更长远的未来改善自己的经济状况。“也许整个赛季他们都会一个人来,但也许一些人会陪着他们来,那些前来现场看球的人们也可能会开始觉得这是他们想要参与的一件事情。”


无论掺杂着何种其他目的,汉顿俱乐部的做法都表明了一种意识——一家对球迷十分关注的俱乐部不可能只是想着如何从球迷手中不断榨取现金。更何况,虽然只是第七级别的半职业俱乐部,但他们对于德鲁米身上所背负压力也可谓是再熟悉不过了。这个赛季,在依斯米安联赛中排名第三的他们获得了参加升级附加赛的资格。在半决赛中4-0痛击了福克斯顿队的他们进入了决赛,但点球大战的失利将他们堵在了晋级的大门之外。根据俱乐部自己官方比赛报告里的说法,球员们纷纷感觉到一种“绝望的痛苦和疲惫”。当然,与汉顿队不同的是,他们的传奇德鲁米所需要面对的还不仅仅是巨大的失败,在英国残酷的执教环境下,他基本上已经丧失了在主教练位置上翻身的机会。


“在汉顿俱乐部,如果我们被人们记住不是因为我们赢得的奖杯或者联赛冠军,而是因为我们在精神健康领域做的一些好事,我当然不会对此感到失望。”劳伦斯主席说道。在这个意义上,我想,也许以提供免费球票的方式来向德鲁米致敬正是汉顿俱乐部所能做的最好的方式。


通过参与现场看球等看似不起眼的“小事”,那些深陷痛苦情绪中的人或许就能重新找到生命中的希望。对于这一点,布冯深有体会:“有一天我去都灵的一个画展,我一下子爱上了夏加尔的一幅画,漫步。我意识到,一些小事能够帮助我,让我重新寻找到生活中的喜悦。第二天我又来了,又一次看了看这幅画。”正是依靠着这些“小事”和耐心,布冯才不致于像代斯勒那样在20多岁的年纪就早早地远离了足坛,让人扼腕不已。


结语


在最后,我也衷心地希望足球运动能够将更多的快乐传递给人们。在我们将死亡威胁发给本身就已经自责不已的卡里乌斯时,在我们批评球场上的人们变得“更沮丧、更感性”、不够男人的时候,我想请那些爷们看一下这些数据——截至2016年,全球有超过3.4亿的人饱受抑郁症的困扰,抑郁症导致的自杀是15至29岁年龄段人群死亡的第二大因素。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指责他人,如果你认为德鲁米能比卡里乌斯能更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只是因为你不知道他的内心在怎样着滴血!


无论如何,让我们向关注抑郁症、孤独症群体的汉顿俱乐部致敬!


英超新闻 英超直播 足球热搜 球迷乐园 英超视频 2018世界杯 英超球队 直播频道 足球热点
Copyright ©2018 www.yqxbnzx.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ICP :
网站统计 :